牛二与小流氓——黄山城市救援圈子里的小故事

来源:https://www.invabio.com 作者:财经频道 人气:173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网友@柳焚余在市民网APP发帖称:说起户外救援,大多数人,如你,如我,通常都是从影视节目或者一些纪录片中略知一二,那些激流操舟逆水而上的呐喊、或者披荆斩棘勇闯天涯的画面

  网友“@柳焚余”在市民网APP发帖称:说起户外救援,大多数人,如你,如我,通常都是从影视节目或者一些纪录片中略知一二,那些激流操舟逆水而上的呐喊、或者披荆斩棘勇闯天涯的画面,亦或是悬崖峭壁凌空飞降的快意,很容易使人感受到精神振奋,引发强烈的英雄感,乐意去追求去向往那种快意人生的豪侠感觉。然而,真正在户外救援圈子浸淫久了就会明白,大部分救援行动,往往是很平凡(频繁)的城市走失人员搜救任务。

  不久前,笔者闲逛市民网随手涂鸦一篇小文,聊到这些年参加民间公益救援队伍所经历的一些水域救援故事,没想到点击率颇高,而且留言回复大多情深义重可圈可点。很高兴能收获到这么多热心市民朋友们的关注和支持,毕竟,我们大家,都有一颗善良的心灵去热切的关注身边小事,愿意去帮助那些需要的人。所以今天打算写的,并不是那些山地水域生死一线的英雄故事,只是关于城市搜救领域的一些小缩影,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而这些故事的主角们,和你,和我一样,都只是一些平凡的小人物。因为我们身为一名民间救援志愿者所提倡的并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仅仅是:任何时候,第一考虑自己的家庭生活稳定,第二合理安排好赖以谋生养家糊口的本职工作,第三才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做一些能够帮助到其他人的救援活动。

  “牛二”这个名字很平凡,平凡到原著中只是那种一出场蹦跶几句狠话,台词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主角一刀秒翻,然后就可以去领盒饭下班的小龙套角色。在现实生活中,牛二依旧是个小小的平凡角色,可是脾气性情倒是随年岁渐长,隔三差五的总难免会和别人吵架。牛二本职工作是屯溪某酒店的保安,那点儿微薄的薪水也就能维持他兜里装着十元左右的烟盒。然而在牛二这一世的人生中,却省吃俭用攒了几百块钱买了一套整齐的救援队服。虽说时常出勤把衣服弄脏弄皱,不过牛二自有办法,每次洗好队服,弄一个大搪瓷茶缸装上开水当熨斗,细细的将队服烫得整齐笔挺,仿佛是当西装穿。牛二还配置了一盏大喇叭模样的强光手电筒提着,肩头本该挂个对讲机的,嫌贵了,暂时没买。唯有这一身行头在身上的时候,他才会暂时忘却说脏话骂街的天赋,因为他觉得,活着也要有些追求。

  从接到求助讯息后一路从黎阳赶到东临溪已是夜幕降临时分,牛二和家属对接了解情况,原来是一名刚迈入青春叛逆期的小女孩,给家人留了一封文笔稚嫩的书信,宣称“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然后抱着存钱小罐悄悄出门,追寻梦想去了。

  牛二立刻展开城搜行动,微信群内呼叫后续支援的伙伴们,一路人手就近去火车站堵截,还有一路带车去高铁站排查,自己风风火火的赶到汽车站搜索。几路人马遍寻无获,于是又把搜索范围扩大到有可能吸引青少年活动的各色网吧和游戏厅。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很难想象这条大大咧咧粗手笨脚的汉子会有这样的耐心和细腻,挨家挨户的走访,不厌其烦的寻觅,只是为了找一个未曾谋面的小孩。牛二一直忙乎到半夜一点多还在疲于奔命的途中,兜里的烟卷也早已告罄。幸运的是,这时候传来反馈消息,说是山越救援队的队友已经在文峰桥的长廊中找到了那个抱着储蓄罐瑟瑟缩缩不敢回家的小女孩。

  原来那个想追寻梦想的青春期孩子还未成年,根本没有身份证,因此无法搭车去远方寻找诗意人生,磕磕碰碰一圈短途小跑下来处处碰钉子,也只能瑟缩在城市的一角忐忑不安。

  这一次的故事发生在绍濂乡,一位老人进入村后的山林捡拾松针烧柴,结果却迟迟未归。

  救援圈子的小伙伴们陆续赶到时已经是深夜,已经有很多当地村民组队进山搜寻了。也有邻近几个村子闻讯赶来帮忙的其他村民们,夜晚的山林说不定会有野猪出没,更不消说那些防不胜防的毒蛇毒虫,只能临时组队,至少四五人一组,携带灯具和棍棒一路摸爬滚打进入林地搜寻。

  这次故事的主人公是“小流氓”。小流氓其实一点儿也不流氓,反倒是一枚精通AUTOCAD制图的文职工作者,不凑巧的是祖上出了位著名的流氓皇帝刘邦先生,每天上下班在电梯里难免碰上同事,相互打招呼说着:“哎,小刘,忙啊!” 久而久之也就被叫成“小流氓”了。文职工作者在体能方面一般是弱于其他队友的,加上夜黑风高,山中林地手机信号断断续续,虽然抱着手机不断在翻阅卫星地图辨识方位,绕过俩处山洼也开始晕头转向,好在身边还有队友和当地熟识路网的老乡,相互说着壮胆的话语继续推进。小流氓脚下的皮鞋买来倒也花了不少银子,可是并不专业,早已被林地竹茬刺穿,只能忍着疼痛感继续寻路推进和搜索。心里琢磨着回城后一定要去买双结实的防穿刺作战靴,还得配双能防水防滑的溯溪鞋。

  千辛万苦爬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坡顶,遥遥望着周边其他山林中若隐若现的射灯光芒闪动,心知那肯定是其他的搜寻小分队在行动。继续寻路探索,连摔带爬的从坡地滑下去,大家手中的电筒陆续开始闪烁不定,预示着电量即将见底。如果在深夜的山中失去光源,那显然无法保障平安的走回安全区域,只能协商一下,排头尖兵开一盏灯具探路,其他人的灯具留存电量备用应急,手拉着手保持队形慢慢折返回村中。在黎明那一抹霞光来临之前,总算是摸爬滚打的回到山间的公路上,再辨识方向沿路走回村中,令人感动的是,留在村中未参加进山搜寻的那些老弱妇孺,早已经煮好了俩大锅热气腾腾的茶叶蛋放在村头的路边。

  阳光绿水小区有人走失。这样简单到波澜不惊的一条消息传来。对救援圈子的小伙伴们来说几乎没啥特别的感觉了,毕竟一年下来随随便便几十次城市人员走失搜寻,早就形成一套相对固定的行动机制了。负责处理信息的文职队员去电话对接家属了解情况,负责运作协调的分队长开始在微信群内招募出勤人手,负责后勤装备的以及负责给出勤队友购买意外险的也各司其职。如果说有啥不满的话,就是这种可憎的天气,已经下了一整天的冻雨,夜幕来临之际谁不渴望抱着热水袋窝在沙发里看看电视的安逸生活?

  小流氓在救援圈子里也算是摸爬滚打出经验的老流氓了,全身防寒防潮武装到脚板底都是厚重的高帮靴子,提着号称能穿透雾霭的海洋王强光射灯,随身腰包里藏着巧克力葡萄干以及急救毯出现在文峰桥头,因为这里是追查视频监控能确认走失者最后曾经出现过的地点。牛二那厮也不管不顾这种寒冷天气,兀自穿着单薄的救援队服在桥头另一侧的黎阳水街河畔寒风中冻得索索抖抖依旧装逼不止。

  “走失者患有抑郁症,有自杀倾向。”随着后台信息小组这一条消息的传来,注定了这个任务的结局不太乐观。果不其然,大约在半夜十一时许,小流氓在沿着文峰桥向率水桥方向的河道边找到了一件羽绒服,旁边一串钥匙。而走失者已经仰天倒在新安江畔毫无生气了。她的嘴角咧开着,一副诡异的笑容,肤色泡在寒冷的水流中异样的惨白。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属于低体温症死亡导致的面部肌肉扭曲典型现象。以前见过一些书本记载,抗美援朝的战士们被冻死后,都保持着笑脸模样。

  来晚了,已经错过挽回生命的时机了。只能依序拨打110通传警情信息;拨打120呼叫医生来做生命体征认定;呼叫其他队友来协助把遗体从河道中淘出来等等后续事宜。当牛二戴上乳胶手套,把遗体从河道里拉上岸边时,可以清楚的看到死者保持着一副攀爬的模样,很显然,她在入水后被冰冷的水流刺激,已经恢复了求生的意识,只是身上的棉裤衣物被水浸泡后导致了行动不便,无法靠自身的力量攀爬回河岸,最终体温流逝过快失去了生命。如果当时有人能及时发现救助的话,也就是出手拉一把的事情,再用急救毯包裹等手段防止体温流失就能救回来。

  不久前,市民网的帖子发出了求助讯息,一天之内竟然出现三处人员走失情况,救援圈子的小伙伴们顿时忙得不可开交。山越救援队的城搜分队长“鲁提辖”已经带领主力队员们赶赴徽州区参与搜救任务。屯溪老人走失的任务暂时由信息小组跟进收集讯息,这时候却收获到了较为精准的信息,根据走失老人搭乘公交车的记录讯息判断,最终下车地点在闵口孙打渔方向。

  头一天宿醉初醒,赖床到午时才起床的小流氓匆忙洗个冷水澡清醒片刻,开始跟进任务。从黎阳沿着高枧、闵口方向老路,一路追溯着公交车路线沿途询问,判断老人是否存在步行返回的迹象。一直追到孙打渔,进入休宁境内。044县道跑完,便汇入了屯五公路,又是诸多方向各种可能性难以确认,错综复杂的大小路网中要找到一位迷路老人是多么的困难!

  有困难,找警察就对了。一路轻车熟路直奔商山派出所,进门一看就乐了,碰见熟识的警官,这会儿事情好办了。虽然不知道那位警官的姓名,不过玩救援圈子也几年了,基层派出所不少警官都混成了熟面孔。眼前这位警官,几年前应该还是在临溪派出所工作的,当年那个城搜任务,那个脾气火爆的牛二还只是个家属,为了找寻他们家迷路的叔公而奔走,而当时接警经办协查的正是这位警官。后来牛二那粗胚汉子出于感恩心,也加入了救援圈子。曾经又有一次为了寻找休宁黄村走失老人的事情而奔波,意外的再一次邂逅刚从临溪派出所调动工作到商山派出所的这位警官。有过一次警民协同,帮助家属搜寻走失者直到凌晨三点的同甘共苦经历。

  想想基层干警的工作确实也不易,片区内大大小小的警情电话不断,官儿不大事情却不少。一个基层派出所往往就那么几号人,每天各种芝麻西瓜琐事都得出警奔波,像民间寻人这种事情耗时耗力,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埋在里面。好在公安系统的治安监控优势还是显著的,配合家属将几处主要路网的监控视频调取查看一番,总算是锁定了走失老人最后活动过的区域了。与此同时,徽州区走失老人也在西溪南村被找到,山越主力队友们纷纷回援……

  虽然看似一帆风顺,可惜这一次的任务还是比较遗憾,最终发现老人的时候,老人已经逝世了。虽说,仅仅是走失一天一夜,但是高温酷暑天气中,一位迷路老人又不善于沟通,没能就近寻求帮助,盲目的乱走,尝试找到回家的方向,却因为热射病中暑,身体脱水导致器官衰竭死亡。

  很多事情,努力过了,结果不一定完美。小伙伴们暂时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人生,因为,还有一个富朅方向的走失任务需要跟进。

  经过了这些年各种奔波追寻,面对过形形色色的人间悲喜故事。有时候,我们也在思考,老人走失这种事情,不仅仅是个别现象,也未必能单纯的去责怪家人照顾不周。我们的城市是一座旅游城市,注定了没有太多的稳定工作岗位,年轻人出门务工求存的现象很正常,故土难离的留守老人守着那片山那片水,孤独的生活着,只是为了减轻子女们的负担。即使是子女们也留着本地工作生活的家庭,有时候也难免疏忽,毕竟,自己的工作事业要做,孩子们的学业要管,哪怕是周末闲暇,也总是被各种课外兴趣班挤占得满满当当,能挤出时间陪伴老人的机会确实不多。而老人们随着年岁增长,同辈人总是一年比一年少,给个手机都找不到几个能聊天的同龄哥老伙计了,加之身体器官的衰老,难免有些耳聋眼花的毛病,愈发的失去和外界沟通求助的能力,生存能力和空间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加弱化,导致了近年来城搜任务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不得不考虑,如何去防患于未然。

  每年,全国走失老人约有50万人,而平均每天就约有1370名老人走失。迷路、精神疾病和老年痴呆是老人走失的重要原因。老人走失的最佳寻找时机是黄金72小时。超过72小时找到的老人,由于长时间的缺乏食水,很有可能在找到后也会有意外发生,甚至危及生命。

  黄山市山越应急救援中心经过实测,选择了语言定位电话。它具有轻巧,便携,超长待机,高清的双向语音通话、五重精准定位,一个APP就能完成位置查看、轨迹追踪、语音监听,通过APP进行响铃找寻,便于家人通过手机APP实时能知道老人的位置信息。很适合老人携带,也便于家人看护。

  根据黄山市山越应急救援中心的走失数据统计,前期计划通过腾讯99公益平台募集资金8.5万元,购买500只定位电线周岁以上老年痴呆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精神疾病易走失老年人、在黄山市山越应急救援中心有走失记录的老年人进行免费投放。

https://www.invabio.com/caijingpindao/439.html

最火资讯